第49章 049_穿成渣A后甜宠黑莲花女主O
笔趣阁 > 穿成渣A后甜宠黑莲花女主O > 第49章 049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9章 049

  傅朝云愣了一会,旋即,点了点头。

  片刻后。

  她又提出新的问题,“那那那、那我下次要是不小心偷袭到别的位置,这个惩罚是不是也该照着升级一下?”

  说这话时,傅朝云的目光落在裴雪枝唇上,毫不遮掩,“这个惩罚系统也要稍稍严谨一点嘛。”

  下一秒。

  她的脑袋就被裴雪枝用一根手指戳了回去,后者面无表情地回,“傅小姐,这可能会让你想到一些不好的记忆。”

  完全不同与傅朝云的自来熟,相处没几天就“雪枝妹妹”、“枝枝”这般轮流地叫,裴雪枝对傅朝云的称呼一直都是全名的“傅朝云”或者“傅小姐”。

  纵使方才已经做了那般亲密的事,她的称呼也依旧是“傅小姐”。

  偏偏……

  这种颇为生疏的称呼自她嘴里叫出,又添了三分别样的亲密旖旎感,且秘不可宣。

  傅朝云好奇地眨了下眼睛,“什么?”

  “傅小姐。”裴雪枝又叫,同时淡淡地瞥了某人一眼。

  方才咬手背时的侵略姿态已全部褪去,裴雪枝似乎又恢复了最初那般清清冷冷的模样,却无法再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  至少对傅朝云来说,不能。

  “不是每一次,我身体的防御机制都会失效的。”

  “所以、所以——昨天枝枝其实也注意到我靠近了,但考虑到我可能喝醉了等等缘故,最后留了一手没有第一时间推开?”傅朝云很快接上提问。

  弹幕:【!!!】

  【为什么这会你的脑袋转得那么快?】

  【厉害了,我的福尔摩云。】

  “好温柔啊枝枝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我长得那么好看,怎么有人能够视若无睹呢……”

  后面无论傅朝云再说什么,或是叽叽喳喳或是自吹自擂,裴雪枝都已经将目光转过去了,不再看向某人。

  沉思了片刻,傅朝云又道,“其实如果后面枝枝包揽受伤擦药等一系列服务的话……再来一次,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这是恋综第一天时,裴雪枝因为身体本能反应,推了来帮自己的傅朝云一下,结果不小心反而让对方腰上淤青了一块,某人看似心肠冷硬最后却又过意不去地跑过去帮忙擦药,还一天两次做得兢兢业业……

  裴雪枝那是再也听不下去了,忽然将傅朝云的脑袋向下一压,她道。

  “闭嘴。”

  【啊啊啊她恼羞成怒了!】

  【爆炒!】

  【楼上的,我每次看到你你都在做菜,但这明显暂时无法达成啊。】

  【不管!不管我嗑的cp到底做不做,但我的意念必须到!】

  【respect!】

  傅朝云终于不说话了。

  她顺着裴雪枝的动作,把自己的脑袋搁在吧台上,一条手臂垫在下面,侧过头,就这个姿势安安静静地去看裴雪枝。

  褪去了方才的强势,裴雪枝也拿着那杯柠檬水慢慢喝着。

  这一切都映在傅朝云的眼睛里,却是两人各做各的,互不干涉打扰了。

  又过去一会。

  “枝枝~”某人先憋不住了,叫道。

  裴雪枝不理会。

  “枝枝枝枝枝~”

  小麻雀连续不断地叫,声音却是软乎乎的,一点都不吵闹,裴雪枝似乎是被缠得没办法,终于抬眸望去。

  “又怎么了?”

  只见一条白皙修长的手臂横在眼前,最前面是傅朝云根根修长纤细的手指,却是稍稍侧着,更多的露出手背。

  “印子要消掉了,再补一个呢。”那人软着声音撒娇,“——枝枝给的标记。”

  裴雪枝顺着手臂一直望到本尊。

  她就枕在吧台上,侧着头,桌下长腿自然荡下,便用这个有些别扭的姿势看向自己。

  傅朝云的身姿称得上曼妙窈窕,那张脸也是极美,一分不多一分不少。

  可这会脸蛋受到手臂挤压,显得脸颊稍微有些肉嘟嘟的婴儿肥,奈何五官优越,完全不难看,还十分减龄,配上裴雪枝方才给她编的颇为温婉贤良的造型,亮黄发带,以及她本身年龄就不大,一时间,就跟高中生似的。

  还是上课不好好听讲,就只知道趴在桌子上睡觉的“坏学生”。

  平日里她呼朋引伴,性格张扬,为人义气,再加上本身长得好看,出众的家世酝酿出的出手大方,哪怕成绩垫底也是班级里最耀眼、最受人欢迎的存在。

  班级里人人都爱跟她玩,唯独排名第一、性格冷漠、一心只学习的好学生。

  这两人的人生轨迹本该是没有任何重合的,偏偏只有好学生跟她说不上话,班主任为了让她不打搅到别人,便把两人位置排到一起。

  下课时,还是一方孤身一人、看书做题,一方朋友环绕、热热闹闹。

  可一到上课时间。

  某人会故意假装睡觉,其实是在侧着脑袋看身旁的好学生,一旦好学生低头,便会跟她的目光对上。

  琥珀、柔软、澄澈。

  自始至终,那位的目光便是这般,一直落在自己身上,一瞬一瞬,届时对上眼,她再弯着眼睛轻轻一笑,便搅乱了好学生的一池春水,逼得对方也同她一般,这课堂上的内容,再也听不进去任何……

  何等得……可恶啊!

  可那人笑起来又是这般的好看,直叫人根本怪不下去。

  此时此刻,傅朝云枕着脑袋说话,声音略略含糊,带着点甜又带着点黏。

  “枝枝~”久久得不到回应,烦人的小麻雀又叫。

  此刻接近下午四点,窗外有明媚的阳光漏进来,落在傅朝云的脸上,撒进她含笑的眸子里,对方望着自己,笑得十分得漂亮。

  这一刻,裴雪枝觉得——

  傅朝云应该也是喜欢着自己的。

  而后,她的唇线又朝下抿了抿。

  又好像,仅仅只是……“喜欢”着她……

  “没有了。”

  裴雪枝说完这句,手机提示音忽然响起,打断了两人此刻格外美好的氛围。

  “喂。”裴雪枝接起电话,是那一贯清冷的声线。

  傅朝云见裴雪枝拿的是那支赞助商的手机,整个人迅速从桌子上支棱起来,竖起耳朵瞧瞧静听。

  “裴小姐么,打扰了。”

  来电人正是秦臻言,对方在那头彬彬有礼道。

  “是这样的,我下午在容大附近有个合作要谈,我算了下,这边结束恰好能赶上裴小姐的下课时间,赶巧顺路,等下不如就由我稍裴小姐回别墅,便不劳烦傅小姐特地跑一趟了。”

  “秦先生下午不用做别的事吗?”

  “下午的重要事宜就是谈合作,托福。”秦臻言轻笑一声,“不久前已经谈成了,我现在正开车朝容大这边来,大概还有十分钟就到了。”

  嘉宾都有耳麦收声,傅朝云在旁边还需要竖起个耳朵听,直播间观众却是将二人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  【这个秦臻言真的有一套啊!】

  【积极主动,他不说自己要来事先征求同意,而是说他就要到了,直接不给裴雪枝拒绝的余地……这要是换个脸皮薄一点o,直接给他拿捏得死死的。】

  【33岁老男人的套路,你以为是假的喏?】

  【裴雪枝,拒绝他!】

  【让他知道,你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o!】

  裴雪枝听罢,停顿了一下,并没有辜负观众期待的,“我现在不在容大。”

  “这样吗?”那头秦臻言也稍稍露出惊讶的神色,又笑,“那你发个定位给我,我转道赶过来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【md,他听不听得懂拒绝啊?】

  【只要脸皮厚,就没有什么不可能!】

  裴雪枝还没有说话,旁边傅朝云忽然将她的手机抢了去,“不好意思,枝枝现在跟我在一起,便不劳烦秦先生多跑一趟了,再见!”

  她原原本本把秦臻言的话还了回去,在对方尚且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已经先一步挂断了电话。

  弹幕纷纷在刷【舒服了】、【舒服了】……

  这头,傅朝云挂断电话犹觉得不爽,咬咬牙骂了一句,“真就阴魂不散啊!”

  裴雪枝在旁边看到她这副模样,忽然勾唇浅浅地笑了一下。

  好吧。

  或许……可以再稍微多加那么一点点的……“喜欢”。

  傅朝云抬头逮到,“枝枝在笑什么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裴雪枝的笑意又在瞬间收敛,那神态跟方才接到秦臻言电话时仿佛无二异。

  可细看却能发现,那明显是不一样的。

  如今的裴雪枝显得要轻快放松许多。

  傅朝云也不玩“钓系美人”那一套了,直接凑上去,肃着一张娇艳的脸蛋说。

  “我觉得枝枝提出的赏罚制度很好。”

  裴雪枝看过来。

  “我第一个踊跃支持!所以,鉴于你昨天晚上把我看光——”

  傅朝云话未说完,便被裴雪枝迅速扑过来,裹挟着一阵清晰的西柚味信息素,直接把傅朝云的嘴巴死死捂住。

  【什么什么?发生了什么?有什么是我这个尊贵的直播间观众不能听的吗?】

  【果然,昨天在摄像头和收音麦都掐灭的时候,发生了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啊(推眼镜jpg)】

  【节目组,你看看你们都做了些什么!强烈谴责!!!】

  “闭嘴!”

  镜头前,裴雪枝说着强硬的话,脸蛋却是刷一下爆红。散在她掌心的呼吸都是热的,可这一切均抵不上她此刻自身的血液上涌,前方的美丽alpha还眨了眨眼睛,仿佛彻底无辜。

  见状,裴雪枝只得深吸一口气后,尽可能沉稳地警告道。

  “你……不准再说了。”

  “明白吗?”

  傅朝云又眨了下眼,仿佛是在回应她的话,确定同对方达成共识,裴雪枝松开手,退后。

  这时,又换成了傅朝云凑过来,她先是按掉了自己的麦,而后又去掐断裴雪枝的,殷红的唇就贴在裴雪枝耳边。

  吐气如兰。

  “裴老师,害羞什么呢?昨天被看光的人……可是我啊。”

  只一下,直播间弹幕又暴动了。

  【节目组!】

  【第二次了,当着我的面说话,我什么都没有听到……这破节目直接倒闭了算了!】

  【我会唇语,让我来!】

  【傅朝云说:小心点,晚上炒s你!】

  【瞎说,傅朝云明明说的是:裴老师,不要啊,你布置的作业太多了,我都抄不过来了呜呜呜!】

  【楼上黄子逆天……】

  【不过我算是明白过来了,这两人撩起人来那都是信手拈来,是一等一的厉害,发不发糖,全看这两人心里的意思!】

  傅朝云说完话一侧头,果不其然便再次欣赏到了,裴雪枝那红得近乎滴血的耳朵尖。

  真可爱啊。

  她的枝枝。

  想咬一口,再怜惜地亲一亲……

  正坏心眼地想着,她的手机也响了,听提示音是节目组发的那支,傅朝云根本不看来电人,接起来便是语气强硬。

  “秦先生,我认为‘知难而退’也是一种优良品质,您觉得呢?”

  那头顿了下,“傅总监,是我们,节目组的人。”

  傅朝云的语气骤然放松,“是你们啊,什么事?”

  节目组全程对嘉宾进行放养模式,除去公布流程,很少出现在镜头前,哪怕傅朝云还兼职策划和总监的身份,也很少被他们联系。

  “您先把耳麦打开。”

  “啧~”

  嘴里这么说,傅朝云还是配合对方的话,先开了自己的,又凑过去一点,再次把裴雪枝前襟别着的耳麦给按开了。

  收手时,她指尖似乎非常不经意的碰了下裴雪枝的锁骨,带起酥麻的痒。

  等裴雪枝望过去时,傅朝云已经专注地在讲电话了。

  “好了。”她道,“没什么事的话,我这边先挂了,说了多少遍,节目组不要打扰嘉宾单独相处!”

  那头:“……”

  【毕竟是半个老板,傅朝云好凶啊。】

  【凶的好!给我狠狠骂这半点不专业的节目组!】

  【不对啊,所有“不专业”不都是遇上傅朝云才出现的吗,毕竟嫡系,打工人可不敢乱得罪。】

  【啊这……这就尴尬了啊……】

  “稍等一下,请不要立刻挂断电话!这会打电话来是想告诉您——o仔那边提出想要赞助我们节目组!”

  这话落下,连旁边的裴雪枝都侧目望过来。

  傅朝云:“…………啥?”

  而后,傅朝云再是一番询问才知道,昨天节目直播的内容大火,o仔高层那边也看到了,特别是早上她房间里床头忽然多出一瓶o仔,一个镜头的事竟也被火眼金睛的观众扒出来,最后追溯源头,竟是昨夜裴雪枝放的。

  【哈哈哈!】

  【赞助商爸爸看到了,傅朝云好大的牌面!】

  【这是啥?】

  【——爱她,就请她喝o仔?】

  【dbq真的非常爆笑了!】

  【商业鬼才·傅朝云!!!】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64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64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